• logo
甌網首頁 > 新聞中心 > 溫州新聞

勞動巷里的濃縮光陰

2020/08/12 07:23 來源:溫州日報甌網 編輯:單暉 瀏覽:2280

今日勞動巷。吳小淮 攝

陳思義

瑞安城關勞動巷,名取“勞動”,口氣不小。然而勞動巷又確實是一小巷,怎么個小法?剃頭鑫從巷頭走到巷尾280步,巷之窄處僅3步。一條小巷里住的張三與李四,剃頭鑫都能說出外號。

巷口有小飯店,有貼滿小廣告的房產中介,因為小,倒蠻有生活氣息。北邊出巷口是后橫巷,意為縣治后之橫巷。后因有長春道院,遂名道院前街,也小。再往北的公園路倒不小,老地名叫忠義街,漢末安鄉侯蔡敬則有功于民,建忠義廟祀之,忠義街因此得名。這一圈地方不簡單,有玉海樓、利濟醫學堂、心蘭書社,乃浙江省歷史文化街區,在這兒說句瑞安有文化,有點底氣。

小巷西側是沈宅大院,有三個臨街門牌,殘缺的門臺用兩根木條撐著,掛一個文物點的牌。走進門臺底,見房屋破舊,撐一個骨架。單檐,七間,兩進。一堵花墻隔出一個院中院,猜想主人喜歡安靜,弄了個小天地。瓦當有人物圖案,很稀有。中堂高闊,斗疊斗,梁疊梁。天井不大,水聚天心。生活景象嘈雜,已不復大戶人家格局。老住戶大都搬走了,一把舊地拖斜放著,地磚逢里長小草了。

西去是大沙堤,偶有人騎摩托車經過,行人得靠旁邊讓開些。一條街商鋪經營中老年人服飾,可以看出住戶多數是中老年人。店家和客人聊著天,談笑間完成一筆生意。

巷小,但是很濃縮

沈家大院建于清乾隆年間,你想該有多少前塵往事。主人沈桐軒做過知縣,愛好收藏古陶,大院內曾藏上百件古陶,有題“東晉義熙四年”之古陶,主人作《晉義熙古陶歌》記之。說起沈桐軒長子沈建豪,巷內歲數大的人都說知道。早年留學日本,結識孫中山,加入了中國同盟會,辛亥革命時誓師起義,獲過共和勛章。太平洋戰爭爆發,協助友軍作戰,獲美國總統頒發的自由勛章。退役后還鄉,以詩書自娛。一介書生而為軍人,不善攀附,能書善畫,猶精于畫梅。沈桐軒四子沈公哲是辦過電燈廠與淀粉廠的實業家,飛云渡竹簽船票是他發明的。去看沈氏宗祠,惟見青石鐫刻的門聯“家乘誰非蹤魯直,瓣香我亦爇休文”是知縣沈嚴題寫,知縣大人的墨跡默默地一百年了,用典深奧,不查書恐不知所云。

巷東,先前是瑞安公園,一切也已杳然。有以陸游的“字”命名的務觀祠,有以陸游的“號”命名的放翁亭,祠與亭連著。有橋、池、閣、廳,曰仰青橋、明鏡池、蓬萊閣、一帆廳,與陸游過瑞安江詩“俯仰兩青空,舟行明鏡中。蓬萊定不遠,正要一帆風”一一對應。有明少保戚公繼光平倭紀念碑,為戚繼光民間紀念物之一?箲鹌陂g建的,以激發民族氣節和愛國精神。公園墻外是牢獄,這巷原先就叫牢洞巷,諧音改成勞動巷——巷名就這樣來的。

巷內有修繕過的沈寶瑚故居,一個體質羸弱的讀書人留下不少詩文,六七年前瑞安市政協文史委編印了《沈寶瑚詩文集》。沈寶瑚孫女沈炳娣嫁曾氏,五星紅旗設計者曾聯松是其兒子。曾母出身名門,粗識文字,教子甚嚴,有效的家教大抵都如此。作家葉永烈的母親沈素文也是沈家大院嫁出去的,葉永烈回憶他母親個子不高,講話聲音有些大,語速緩慢而沉穩。葉母高中畢業,平日里愛看書,說起《紅樓夢》來頭頭是道,一副大家閨秀的樣子。

小巷雖小,有的也大名鼎鼎,國人皆知。烏衣巷,走出了王羲之、王獻之、謝靈運;寬窄巷子,老成都名片,千年少城最古老也最時尚的巷子;六尺巷,有一個流傳很廣的故事:“一紙書來只為墻,讓他三尺又何妨。長城萬里今猶在,不見當年秦始皇。”……

有些小巷也許不出名,但一樣古典而悠遠。小巷那撥人,小廠上班,小攤擺擺,做著小買賣賺辛苦錢,小日子一天天捱下去,也買來了一套房,培養出了大學生,誰說不是百姓傳奇。

鬧中取靜是小巷最大的優點

南頭是車水馬龍的大街,乃瑞安縣治第一街,北宋時開辟街市,清時稱十里長街,成衣坊、鞋坊、染坊、彈棉坊、紙傘坊、打錫坊、打銅坊、蓑衣坊、豆腐坊、面坊、醬酒坊有數百家。民國時期有了洋房式店鋪,有了客棧、酒肆、銀樓、照相館、盆湯館、當店、銅錢店。當店、銅錢店是金融機構,盆湯館是沐浴中心。李大同店中秋斗蟋蟀,獲勝者得月餅一筒。三益堂藥店割鹿茸,擺香案祭神,鞭炮聲聲。

然而,狹窄的巷口吹不進大街喧嘩的風。外面這么撩動人心,巷子深處仍然靜靜的,如今也是。拐進去,老城的生活方式全都在,有踮著腳騎自行車過人的,走過門口向熟人打聲招呼的,往竹桿撐上晾衣服的,一大早搖著扇子的……有遲遲開門的,一問是退休工人,看幾上一盆花,就知老夫老妻過著蠻有情調的小日子。也有租房子住的外地人,騎摩托下班的打工者。

小巷里你能聽到自己的腳步聲,也可以疏解一下內心的張皇,頗有一種大隱于市的感覺。剃頭鑫說,居所要鬧中取靜,靜很要緊。

想起戴望舒《雨巷》:“撐著油紙傘,獨自/彷徨在悠長、悠長/又寂寥的雨巷/我希望逢著/一個丁香一樣的/結著愁怨的姑娘……”

舊城改造圖紙并未畫到這條小巷

小巷安然無恙,每個細節都在表達它的古樸與陳舊。因為古樸我們喜歡,因為陳舊就想改造。社會的發展只能用突飛猛進來形容,泰順巷、湖濱巷、陽衙巷、大司巷、六一巷、游竹埠、仙巖頭、航運埠、南新巷、巖巷、踏碓巷、郵竹巷、匯東巷、安平巷,都已從瑞安街區地圖上消失了。

老城的人,心里的故鄉在小巷。有人明明在新城區里有一套新房了,還是住在小巷不離去。他說住進一個新小區,電梯升上來,回家門一關,再也找不到小巷里的親切感。有人明明知道老房子早拆了,還是獨自走回去看看。小巷生活,悠閑自在。雖然,有些東西已漸行漸遠,但還是讓人感慨。誠然,城市的建設與發展誰也無可厚非,但一些有深厚人文歷史的小巷也應保護起來。

在小巷穿行,那是在翻閱小城歷史。

相關新聞

  • 聲明:凡本網注明轉載自其他媒體的作品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浙公網安備 33030202001652號

地址:溫州公園路日報大廈1204室 值班電話:0577-88096870 0577-88096580

福彩中奖明细图 快三彩票app下载 安徽快3软件下载 浙江快乐十二遗漏数据 陕西快乐十分钟直播 全天时时彩计划数据1 黑龙江22选5机选 快中彩票app下载 融资炒股最惨的后果 秒速飞艇手机app 北京塞车技巧 看走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