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logo
甌網首頁 > 智庫 > 論文投稿

“掩豆芽”和“悶豬頭”

2020/01/18 07:50 來源:溫州日報甌網 編輯:游歷 瀏覽:2844

  • 本文導讀:大山里的家鄉,許多過年鄉俗頗接地氣,想想名頭,便覺有趣。
  • 3

蘇康寶

大山里的家鄉,許多過年鄉俗頗接地氣,想想名頭,便覺有趣。

年關臨近,曾經感觸最深的兩個鄉俗——“掩豆芽”和“悶豬頭”又跑進了腦海里。初看這字眼,會認為是除夕年夜飯必上的兩道美味。其實不然,它們并非是菜。

眾所周知,世界上最簡單的蔬菜非豆芽菜莫屬。黃豆、綠豆經過水浸泡,達到一定濕度,遮掩上濕潤的布,遮光避陽,在適宜的溫度下,經歷一定時間后,便能培育出條索均勻、色澤圓潤、肥壯鮮嫩的豆芽菜。老祖宗傳下來這種蔬菜,烹飪極為便利、無論炒拌湯食,隨便弄弄,便是一道老少皆宜的美味。

可是家鄉的“掩豆芽”卻與吃全然無關。

上世紀經濟貧窮的年代,鄉村許多家庭,時常入不敷出,少不了舉債度日。日子一長,債務積累,越來越多,無形中便成為家中一道難以跨越的坎。

那時鄉村,民風淳樸,對于借債有個約定俗成,短日之內無法償還,可延續到年底償還。其間,除非舉債人主動償還,否則若非急用,債主一般不會登門討債。鄉俗很美,留給舉債人一個漫長的空檔期,便于他們想方設法籌款還債。每到年關,許多債主開始上門討債,一直持續到除夕年夜飯之前。往往此時,能力強的一些欠債人都會提前幾日登門,償還所拖欠之款,并表示歉意,感激債主給予期限寬限,讓他們有了喘息的機會。到了此時,若仍然無法償還欠款,只能選擇 “掩豆芽”——躲為上策。如此一來,避免了與債主照面產生的尷尬,同時又以無法在家過年的方式,向債主表達了內心的歉疚。

討債人登門討債,若是三次未遇家主,心里自然明白一切。試想,大過年的,人人都往家里跑,而這家的男主人卻始終不見蹤影,肯定去“掩豆芽”了,便留下幾句客套話,一走了之。債主不會擔憂這筆欠款,因為來年這家人一定會還上。“掩豆芽”實為迫不得已之舉措,即便窮,人還是要臉面的。大家都明白,做人做事,唯有遵循“有借有還,再借不難”的規矩,才能長長久久,贏得別人的信賴。采用“掩豆芽”,無非是央求債主,再寬限一個時期罷了。

少年時代,曾目睹過多起鄉人除夕夜里 “掩豆芽”的情形,其中有的投奔外村親戚家中,過了除夕,大年初一早上再回來;也有不好意思投奔親戚的人,干脆選擇鄉野里的灰斗(鄉村田野堆放積肥、稻草、柴草的棚屋),在稻草堆里混一晚上,次日天未亮,再悄悄返回家中,燒水泡糖茶,開啟新的一年。我不知道,當年那些外出“掩豆芽”的人,在除夕之夜,躲在親戚家中或躺在灰斗中的稻草堆里時,聽著外面此起彼伏的爆竹聲,內心會作何種感受?

過了除夕之夜,便是新的一年,任何債主都不會上門追討。鄉村民風淳樸,大度寬容,誰都不愿把人逼上絕路。鄉里鄉親誰沒個難處,退一步,與人方便也就是與己方便。而對舉債人來說,新的寬限期又從此拉開了帷幕。

父親那時已經退休,每月僅有20多元的退休金。一次,兩位鄉人困窘,年初從父親手中各借了3元(當時一斤豬肉3角錢)。年關之際,父親前去討要,第一家順利還錢后,進了第二家門,父親發現那戶人家冷冰冰的,沒一點過年的氣息,窮得連年糕都買不起。善良的父親索性不討舊債,反而掏出剛收回來的3元,塞進當家人手中:“趕緊去買些年糕,大過年的,沒年糕怎么叫過年!”

父親討債空手歸來。母親本想責備,聽了父親一句“他們實在太窮了,真開不了口”,只能無奈地垂下頭,由此陷入冗長的靜默。其實當時的我們家與他們相比,也好不到哪里去。

過年過節,火與溫暖是永恒的主題。家里即便再窮,只要有了火和溫暖,就擁有了一切的歡喜。曾經的鄉村,這份歡喜離不開溫暖與善良的祈愿,比如說“悶豬頭”。

那時鄉村民居多為土灶,橫過來的一排三口或兩口大鍋中間隔著一道灶墻,墻后面是灶膛,灶膛下方是灰池,鍋底草木燃盡成灰,便順手扒拉出來積在灰池里,多了,再清理到田野里的灰斗里作為肥料。

除夕之夜,年夜飯后,趁著灶膛里的余火,許多鄉人都會將一截樹根埋進池灰里。鄉人討巧,不說埋樹根,而是說“悶豬頭”。樹根在鄉村四處可見,“悶豬頭”無需任何成本,家家能做。將好端端的樹根說成豬頭,自有一番寓意,父親解釋,這種做法可將頭一年的火借用到第二年,除夕夜埋進去,初一早上扒出“豬頭”,仍是半燃燒狀態,塞進鍋底引燃,即可生起旺火,寓意火熱年景,年年延續下去。當然,將樹根稱為“豬頭”,也是人心中美好的期望。其實生活中沒有過不去的坎,只要內心歡喜和堅守,日子總會一天天地溫暖起來的。

新的一年,家有“豬頭”,這日子好生幸福!

時光流轉,如今“掩豆芽”和“悶豬頭”在鄉村成為再也回不來的鄉俗。但凡有雙勤勞的手,都能為自己和家人謀得一分安穩的生活,誰還樂意在除夕之夜,萬家團圓之時“掩豆芽”呢?當然,真若舉債又刻意不還,自有信用黑榜等候,那可是一件得不償失的事情。同樣,燃氣灶具替代土灶的今天,“悶豬頭”也顯得沒有必要了。

生活富足,愿望變成現實,漸行漸遠的鄉俗,成為人們內心深處的記憶,成為人們內心深處的牽掛,在我看來,這或許就是人們苦苦尋找的鄉愁吧?

相關新聞

  • 聲明:凡本網注明轉載自其他媒體的作品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Copyright © 2009 - 2013 wzrb.com.cn.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辦[2001]19號浙ICP備09100296號

地址:溫州公園路日報大廈1204室 值班電話:0577-88096870 0577-88096580

福彩中奖明细图